您的位置:首页 >期货开户 >

“老兵”再出发 上海中期逆势而上急融资

2020-03-23 15:12:22    来源:中国经营报

又一家期货公司准备上市融资。

3月13日,上海证监局网站发布《中信证券关于上海中期期货股份有限公司辅导备案情况报告公示》,显示上海中期期货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上海中期”)已经走出A股上市第一步,正在就首次公开发行A股股票接受中信证券的辅导,正式进入上市辅导期,辅导备案日期为3月12日。

不过,从此前经验看,期货公司的上市之路并不轻松。同时,当前全球资本市场风云激荡,上海中期选择在当前时点开启上市之路,引人注目。

同时值得关注的是,从A股已经上市的两家期货公司日前发布的首张年度“成绩单”来看,在营收整体增长背后,期货公司传统的经纪业务收入,下降明显。

据了解,期货业经纪业务收入不断下降的现象已持续多年,目前已严重影响到行业的健康发展,成为行业主体需要面临的重要问题。

IPO,或是助力期货公司脱离这一困境的一剂良药。

“老兵”再出发

据悉,上海中期并非资产市场“新兵”。

2017年7月18日,上海中期在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(以下简称“新三板”)正式挂牌,及至2019年11月11日,上海中期发布股票终止挂牌的公告,宣布自当日起终止其股票挂牌。

公开资料显示,上海中期成立于1995年,是一家老牌期货公司,目前主营业务包含期货经纪业务、风险管理业务、资产管理业务和期货投资咨询业务。股份方面,兖矿集团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兖矿公

司”)占股66.67%,兖州煤业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兖州煤业”)占股33.33%,其中,兖州煤业是由兖矿公司控股的上市公司。在中国期货业协会(以下简称“中期协”)发布的2019~2020年度期货公司分类评级排名中,上海中期获A级评级,属于行业头部公司。

对于从新三板摘牌以及选择当前时点“转战”主板,上海中期董事会秘书蔡洛益对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表示,此前公司希望通过在新三板挂牌,进一步提升公司的治理规范程度,毕竟成为公众

公司后,除了证监会监管外也要受到公众的监管,信批等要求将进一步增加公司可信度,为业务开展提供更有力的内外部环境。不过,由于新三板的融资功能与公司在募集资金方面的需求匹配度并不高,因此在去年南华期货和瑞达期货相继过会、期货公司进入A股“破冰”后,公司根据自身情况决定启动上市。

“此前,公司选择在新三板挂牌,一定程度上也是为日后的IPO做准备。先在新三板迈上一步,可以提前适应监管与市场对公众公司

的管理要求和规范,减少在未来有机会进行IPO时因为跨度太大带来的不适应。”蔡洛益进一步指出。

不过,值得关注的是,国内期货公司的上市之路并非一帆风顺。如瑞达期货在中小板IPO的申请于2015年4月便被证监会受理,及至2019年9月5日方才挂牌。

对此,蔡洛益表示,期货公司上市难度较大也在预料之中,不过,期货公司能够为实体企业提供风险管理工具,何种类型的期货公司能够通过审核过会,存在探讨空间。“IPO给公司的治理和

内控提出了更高的要求,因此不论是否上市成功,往这方面的努力都是值得的。”

某期货公司副总经理也告诉记者,目前监管对符合条件的期货公司在A股上市加大支持力度,以提升机构整体实力,因此虽然期货公司A股上市难度较大,但期货公司仍然是趋之若鹜。“此外,通过公开市场除了可以以相对比较低的成本获得资本金,壮大企业的实力,提升企业形象和品牌影响力外,上市之后股东的财富也会大幅增加。”

脱困良药?

当下,期货公司传统经纪业务收入的不断下滑,正成为期货公司面临的重要问题,头部公司亦不能幸免。

记者了解到,由于期货公司经营范围相对狭窄,盈利模式较为单一,因此在手续费收入方面存在一定恶性竞争,经纪业务营收普遍下降。

例如,3月9日,瑞达期货公布2019年年报,2019年度实现营收9.51亿元,同比增长101.93%,不过经纪业务收入为2.95亿元,同比减少7.53%。上海中期也同样面临这一情况,上海中期2019年半年度报告显示,2019年上半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51.33亿元,同比增长

16.96%,但经纪业务手续费收入由上期的约4500万元降至本期约3290万元。

“价格战没有赢家。”山金期货研究所总经理曹有明对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表示,期货公司传统经纪业务收入不断下降的现象已经持续多年,已经严重地影响到行业的健康发展,成为行业主体需要面对的重要问题,尤其是对很多中小型期货公司来说,影响非常严重。“虽然对于投资者来说,经纪业务收入的下降意味着交易成本的降低,但是,对于期货公司来说,经纪业务收入的下降意味着只能不断压缩

运营成本,也难以有效提升对客户的服务质量,实际上并不利于期货行业的发展。”

据悉,为解决这一难题,目前很多期货公司都在积极转型,纷纷成立资产管理子公司和风险管理子公司,使营业收入更为多元,减小经纪业务收入下降对公司带来的影响。

不过,期货公司转型之路需要大量资金支持,而期货公司的资本金本就不是特别充裕。

蔡洛益指出,期货公司在此前的近20年发展时间内,大部分都是从事单一经纪业务,最近8年才开始

有了创新业务。如2012年后开始的投资咨询业务,2013年后发展的资管业务以及随后通过子公司开展的风险管理业务等。“如果单纯从事经纪业务,期货公司的资金压力并不大,但是如果探索创新业务,期货公司就需要得到更多的资源,如开展风险管理业务,对期货公司的资本金要求将有大幅度提升。”

曹有明对记者介绍,目前期货公司融资主要有三个方式,一是银行借款,相对来说比较容易获得,但利率相对较高。二是向股东方借款,这种方式虽然利率相对更有优势一些,但需要看股东方的资金链情况,如果

股东方资金链也比较紧张的话,则很难获得融资。三是发行次级债,但这种方式需要看公司的资信情况,有时还需要第三方增信,手续比较多,融资过程比较漫长。

“与券商相比,期货公司不能进行融资业务,且相对小众实力有限,加之转型开展的创新业务不仅涉及期货市场还包括现货市场,叠加人工、推广等成本,资金需求明显。”上述沪上某期货公司副总经理进一步指出,“增资或引进战略投资,一定程度会涉及话语权问题,而通过公开市场募资,不仅成本低,获得的资金量也是非常可观的。”(田忠方本报记者郑利鹏上海报道)

相关阅读